春回大地
发布日期:2019年3月14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谭伟      
    出了正月,你会发现温度明显上升,吹面的风儿似乎也不带更多的寒气, 但你依然看不到杨柳依依的春天景象。春天似乎在考验着人们的耐性,不急于让河畔一夜间草长莺飞、姹紫嫣红,也不急于让丽日一下子就熏暖所有的街巷,只等待一个节日的到来,等待一声春雷的炸响。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春天不是从立春开始的,而是从惊蛰开始的,源于那一声春雷的召唤。
    春雷,是惊蛰的标识。尽管惊蛰当日不一定打雷,但古人说起惊蛰,总少不了雷声。就像清明的雨,早成了一种文化符号。天公震惊的好像不光是虫豸、走兽,还有会思考的人。隆隆春雷响过,四季轮回的大幕已徐徐拉开,难怪作家苇岸会这样感叹:“到了惊蛰,春天总算坐稳了它的江山。” 似乎,人们从立春就开始期待这一天。农谚曰:“暖雨水,冷惊蛰。”果真灵验。雨水前后五六天,和风拂面,春色芳美。到了惊蛰,你虽然看不到桃红柳绿的倩影,但能发现一些惊喜。原本肃穆的整个天空像一个深隐林中的湖泊,冬日色彩逐渐减淡,温暖的光亮开始登台。
    一切仿佛都是被那訇然而至的春雷唤醒的。自春季开始以后,气温转暖,只有夜里突然而至的一声雷,才能唤醒在地洞里睡了一个冬天的昆虫等小动物。那雷不能太早,也不能太迟,仿佛一辆准点的列车,轰隆隆地自南方呼啸而来,载着雨水和温暖而来,在惊蛰这个站点停靠。那雷声,明快嘹亮,亢奋高昂,仿佛积存了一冬的力量;那雷声,最懂得农人的心情和时令的金贵,来去匆匆,从不拖泥带水,只奔放地响过三五声便戛然而止;那雷声所带来的春雨,通常在夜里抵达,倏而短暂,没有夏雨的喜怒无常,也没有秋雨的缠绵悱恻,有的是滋润人心田的甘甜。
    听到雷声,蛰伏了一冬的虫们便爬出来活动,该伸懒腰的伸懒腰,该唱歌的唱歌,该松土的松土。你看,郊外干渴了一个冬日的小麦在雨水的滋润下渐渐返青,一些及早破土而出的青草,已似报纸头条一样醒目。窗外,喜鹊和不知名的小鸟欢快地起落,用啁啾的声音和扑闪的翅膀在欢迎春天,道上的行人逐渐脱去冬装,春天已然露出它的稚态……
    “促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浮云集,轻雷隐隐初惊蛰;初惊蛰,鹁鸠鸣怒,绿杨风急”。实际上,昆虫是听不到雷声的。宋代诗人张元幹诗云:“老去何堪节物催,放灯中夜忽奔雷。一声大震龙蛇起,蚯蚓虾蟆(蛤蟆)也出来。”惊蛰时分,大地回春,天气变暖使得它们结束冬眠,“惊而出走”。
    大气磅礴的春雷乍动,彻底将春天的面纱撕开。雷声以它特有的方式和言语,释放着它特有的韵味,预示着春天的到来。春天来了,人的思维和灵魂就要从严寒的桎梏中复苏,世界随之清醒活跃。在经历寒冷的考验与磨砺之后,生命从一片苍茫萧瑟中焕发勃勃生机,梦想也将从萌芽状态逐渐成长为葳蕤的大树。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