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迎春天
发布日期:2019年3月12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周脉明      
    和煦的暖阳把客厅照得亮堂堂的。星期天一大早,刚刚吃完饭,对门邻居老刘敲门走了进来:“出去春游啊!”
    “啊……”我一时没有明白老刘的意图,但是还是边穿衣服边调侃道,“咋的?你老刘什么时候也学浪漫了。”
    老刘笑着说:“以前在红旗井居住的时候,春天走不出去。现在不一样了,外面多好——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自从多年前离乡背井来到矿区,住进冒顶区和老刘住邻居以后,我就特别不喜欢春天。不仅仅是因为北方的春天短暂,寒风料峭,而是因为冒顶区的道路。
    我原来居住的地方名字叫红旗井,位于两座国有中型煤矿和五六座地方小煤矿的犄角地段,属于冒顶区。条件好一点的家庭居住的是那种前面是砖,其它三面泥土的石棉瓦顶房;条件不好的家庭大都是四面泥土堆砌的茅草房。深夜里睡着觉就会听到房子下面深处煤矿放炮的声音,震得房子直掉墙皮,房子裂缝,屋檐下沉,门口地面耸起,开不开门那是常有的事。
    每逢春季来临,尘封了一年的冰雪开始融化,街道上宛若小溪,不穿靴子是出不了门的。特别是一些来这几座小煤矿运输原煤的货车,每天昼夜不停往返在红旗井的各个要道,车行驶过去如果不及时躲闪就会溅行人一身泥点。上下班不但没有班车,骑自行车、摩托车那是寸步难行,只好步行。半米深的车辙灌满了水就像一口口陷阱。有一天我和老刘一起去上夜班,路过这里时,老刘没留神“扑通”一声滑了进去,害得他耽误了一个班。
    于是,住在红旗井的人们除了上下班、去市里购物,以及婚丧嫁娶等不得不出门办的事以外,一般都会猫在家中,心里都在埋怨:这烦人的春天。
    十多年前,市政府针对冒顶区和棚户区进行改造,相继在市区修建了光宇小区、德政小区、惠民小区等多处住宅楼群,只要交上低廉的成本费就能搬进去。不到三四年的时间,我和老刘等这些居住在红旗井的居民们都已经陆续搬出来了,住进了小区环境整洁、宽敞明亮的高楼大厦。由于和老刘住邻居感情处的非常好,在光宇小区买楼时,我们两家一协商,买的新楼也紧挨着。
    我和老刘走下楼,明媚的阳光沐浴在身上,暖洋洋的。楼前楼后的积雪早已经融化殆尽,小区内小广场和街道上红色的铺道砖显得那么的清晰,宛如地板革那么平坦和柔和。草坪上已经透出春天的本色——绿色。街道两旁婆娑的垂柳白杨已经露出娇嫩的幼芽,辛勤的绿化和物业人员正在修剪草坪里的灌木、擦拭着路灯、栏杆。一个个卡通宝宝似的幼儿挣脱爷爷奶奶的怀抱,踉踉跄跄跑进草坪内,嘻嘻哈哈地追逐着、喊着、笑着……
    我和老刘拐过几条街道,穿过鳞次栉比的崭新的高楼大厦,来到小区外,站在光宇桥上,抬眼向东北方向望去,高高的麓林山上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山顶上,蓝天白云下一只只五颜六色的风筝在空中飞翔。在麓林山的西面山坡上,成片成片的达达香仿佛一朵朵跳动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山脚下,人民广场内游人如织,随着优美轻快动听的广场舞的旋律,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大妈大叔们身着艳丽的服装,迈动着轻捷的脚步,舒展着矫健的身姿在迎接春天的到来;蜿蜒曲折的小鹤立河水夹杂着一叶叶扁舟似的冰排“哗哗啦啦”地流着,岸边树上的小鸟在叽叽喳喳地唱着歌。近郊的菜农们络绎不绝地从塑料大棚内搬出一筐筐碧绿的蔬菜装到车上,沿着宽阔平坦的鹤大公路、鹤伊公路奔向远方……这一切构成了鹤岗春天一幅多姿多彩的水粉画。
    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家乡的色彩,这应该是我们鹤岗春天的色彩,岂有不笑迎鹤岗的春天之理!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