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井的今与昔
发布日期:2018年7月12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周脉明      
    今年六月的一天,我应邀去红旗井参加区政府举办的一个“文企联姻”座谈会,会后还要到各个工厂去参观。往事如烟,红旗井的名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20多年前,我在红旗井居住了8年。
    1987年5月,我乘上了从济南到佳木斯的火车,辗转到了煤城——鹤岗,我背着行李跟着老乡俞叔来到了红旗井。
    本来对鹤岗矿区充满着美好憧憬的心彻底被眼前的景象打破了。从鹤佳铁路大陆道口往东,沿着崎岖不平的土路爬上一段坡,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有点儿荒凉、土得不能再土的屯子——红旗井。那座光秃秃的名曰“黄山”的荒山露着山脊,沟壑间露着黄澄澄的碎鹅卵石,大概这就是“黄山”的来历吧。山前一座座低矮的草房,甚至一抬腿就会攀上房顶。一辆辆满载着原煤的卡车驶过,溅起灰尘弥漫在空中,即使站在道路对过也看不到人影,道路两旁的树木花草已经看不清本来面貌,上面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走在路上的人要么戴着口罩,要么捂着鼻子。居民们都戏称这条路是“扬灰路”。
    红旗井位于鹤岗矿区南山煤矿的南面,大陆煤矿的东面。居住在红旗井的居民大多数都是这两座国有大煤矿和一些地方小煤矿的矿工及其家属。
    老乡俞叔把我领到一座草房前,打开门进去了。嗬!屋内又矮又黑,伸手就可以够着屋顶。这是一间大约不到30平方米的小草房。房子四周的墙壁使用泥巴掺上适量的草垛成的。分厨房和客厅兼卧室大小两间,屋子内除了一只火炉、一口水缸、一铺火炕、一座被窝架、一张带两个抽屉的小方桌、一只“北京凳”以外,再也找不出值钱的物品……
    望着屋内的一切,我心里凉了半截。难道这就是城市吗?
    俞叔猜到了我的心思,安慰我说:“这是咱红旗井最便宜的房子,一个月10元钱,水电费自理。现在就这个条件,不过,只要你认真上班,将来一定会住上好房子的,现在在市中心住的好多人都是从这里搬出去的。”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我不得不在这座低矮黑暗的小草房内住了下来。
    俞叔走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内,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被一阵闷雷声惊醒,墙上和棚顶上“哗啦哗啦”只掉渣。要下雨了?我忙从炕上爬起来往窗外一看:月朗星稀,没有打雷啊。再仔细一听,这“闷雷”声是从地下传来的。哦!我明白了,听俞叔说,红旗井属于矿山塌陷区,南山矿的掌子面就在红旗井的下面,这“闷雷”声就是掌子面的放炮声。呀!房子能不能震裂了?房子不会塌陷下去吧……这一夜吓得我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后,连饭也没有做就上班去了。俞叔昨天临走时曾经告诉我半夜里一定要往水缸里放满水。因为红旗井这片地方没有专门的居民用水供应,都是靠接上附近的老山头煤矿的用水管道而取水的。老山头煤矿白天不供应水,一般都是三更半夜供应水。我夜里只顾担心房子被“闷雷”震塌,把放水的事忘了,没有水就做不了饭。
    晚上下班时,天竟然下起了小雨,雨虽然不甚大,但是整个道路早已经泥泞不堪,由于躲避来往的拉煤的卡车,我不小心踩进水坑内,鞋子、裤腿都是泥水。回到家打开门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屋内地面上已经有没过脚面的水,我的两双鞋子和笤帚已经像小船一样在飘荡着,棚顶上正在往下漏雨……
    就这样,我在这样的“家”中生活了半年后,渐渐地手里有了积蓄,把这户小草房给买了下来。在工友和邻居的帮助下,把这座小草房一点一点地进行改修,把房顶换成瓦,把墙壁换成砖,把窗户框由木头的换成了塑钢的,把地板由土的铺上沙子水泥上面贴上了地砖,把火炉换成了电磁炉,把火炕换成了席梦思,柔软的沙发取代了“北京凳”,把小方桌换成了崭新的写字桌,而且上面摆放了一台彩色电视机……8年后,我结婚成家,搬出了那座小草房,搬出了红旗井。由于工作繁忙的原因,多年没有回红旗井了。
    如今,鹤岗市政府在国家的扶持下,对红旗井等塌陷区进行有条理地拆迁、改造,而今红旗井的居民们已经一批一批的搬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工业园区。
    “笛笛……”接我的车到了,我坐上车不一会便驶进了红旗井。刚刚越过鹤佳铁路,道旁立着一幅巨幅牌匾:鹤岗市南山工业园区。只见一座座崭新的厂房错落有致,拔地而起,什么矿山配件厂、排沙水泵公司、木器加工厂、蓄电池厂、汽车修配厂、汽车运输公司、建筑安装公司、人造地板厂、皮带钢丝厂……一块块醒目的牌匾悬挂于大门前。一条条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四通八达。道路两边郁郁葱葱的小草、婆娑的垂柳、葱茏的松柏,姹紫嫣红的鲜花争奇斗艳,到处呈现出一片繁盛景象。洒水车定时沿着马路喷洒着水,身穿黄马甲的清洁工在辛勤地清扫着路面。满载着原煤的卡车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来来往往。昔日光秃秃的荒凉的黄山现在已经郁郁葱葱,栽植上了各种树木,而且在山上垒砌了登山台阶,和汉白玉栏杆。山顶上修建了休闲凉棚和走廊,特别是那座十几仗高的“寿桃”雕塑,一只巨手托着一个黄中透着红的仙桃,让人禁不住想上去咬一口。山上一座音乐喷泉在旋律悠扬的乐曲声在喷着不同线条的水柱和水雾,然后形成一道小溪顺着山道“哗哗啦啦”流了下来。
    哦!红旗井真的变了!昔日七零八落的草房贫民窟变成了今天现代化的崭新的厂房,昔日靠吃救济无人问津的红旗井今天变成了美丽的工业园区,我为它巨大的变化感到快乐,愿它的明天会更好!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