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草飘香
发布日期:2018年6月14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周脉明      
    每逢端午节前后,在我的家乡,山坡上、沟渠边、马路旁、田间地头,到处生长着郁郁葱葱、馥郁芳香的艾草。一丛丛,一簇簇,一片片,既美化了环境,也美化了我们的生活。艾草的叶子与菊花叶子相似,表面深绿色,背面灰色有绒毛,像羽扇,又像枫叶。茎秆挺直,绝不会旁逸斜出。艾草的生命力极强,割去一茬,新的一茬很快又会长出来。即便是秋后秆叶枯萎,即便是烈火焚烧化为灰烬,即便是牛羊啃啮,到了来年的春天,它又会顽强地冒出一片新绿,并且疯狂地长成一片蓬勃的葱郁。艾草的芳香也受到了许多文人墨客的青睐。宋代文学家苏轼的《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写道:“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赞美了艾草的馥郁的芳香。掐下一片艾叶,放到鼻子边。顿时,那种特有的艾草味儿一下就钻进了肺腑,馥郁的香味激活了大脑中许多沉睡了许久的细胞,令人神清气爽。
    我国很早就有记载艾草的文字,如《诗经》曰:“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清明插柳,端午插艾,我的家乡一直就有这个习俗。“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端午到,家家户户门前插上艾草,菖蒲,就像贴上一道灵符,可以趋利避害。每年的端午节这天一大早,趁太阳还没有出来前,母亲就会领着我们挎着筐去割好多好多的艾草。回到家以后,一束一束用线绳拴好挂在门楣、屋檐下、水井旁,即使饲养牲畜家禽的棚圈也都会插上艾草。剩下的大部分艾草都会晾起来,直到晾干,然后精心贮存起来。在我的家乡,端午节插艾草和吃粽子、吃鸡蛋、系五彩线一样重要。
    艾草是一种中药,《孟子》云:“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曾写道:“艾以叶入药,味苦,无毒。理气血,逐寒湿,止血安胎。”就是这种不起眼的植物,为许多人除去了病痛之忧,成为寻常百姓生活中必备之物。
    记得小时候,有时候我感冒了,母亲就会用晒干的艾草给我煮水喝,连续喝上两三天,感冒就会无影无踪了。如果赶上老母鸡勤快,下蛋多,母亲还会用艾草给我煎鸡蛋吃,即解馋又治感冒,一举两得。所以那时候我总是期盼着快点感冒,甚至趁家人不知道故意跑出汗,然后立刻脱掉衣服,患上感冒。一旦我稍微有点感冒就会故意把感冒症状夸大,期盼母亲用艾草给我煎鸡蛋。
    我十多岁的时候,每逢盛夏和秋天的傍晚,我在场院里护麦,扒苞米。家乡蚊子多如牛毛,在身边“嗡嗡”只响。蚊子的嘴硬的像金刚钻,叮到身上就是一个大苞。母亲就会提前缝几个口袋,把艾草用剪子剪碎放进口袋,装进我们的兜里。这样,蚊子闻到艾草香味就很少来叮我了。
    兰花清幽馨香,莲花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秋菊高雅脱俗,牡丹雍容华贵。艾草,普通而又平凡,更不会开出绚丽的鲜花向人们炫耀,但它却能给你一缕芳香,一抹绿色,一种呵护,一份安康。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