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发布日期:2018年6月12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朱晓莉      
    这几天同学们在微信群里商议着30年聚会的事宜,一天的功夫就有50多名同学报名,让身体欠佳的我也心潮澎湃起来,那些恋恋不忘的过往时光,温情地丰富着我的神经。每个剪影都在证明着,我们曾来过。
    青葱的校园岁月,总是给予我们太多的话题,一直想嵌入文字里,迟迟不敢下笔。只因我这笨拙的浅笔不敢肆意描摹,唯恐那美丽的时光在我的落笔下,变成了惨不容睹的丑小鸭。原谅我对那些逝去的年华一份眷恋的感情,轻描淡写地对她简易的写真。
    初夏,风吹动枝丫,阳光洒满了花,透过无数片参差不齐的叶子照射下来,不放过任何一个空隙,在地上涂上一点点明亮的小光圈,留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荫,风再吹过,地下的影子仿佛一个个小人儿,在玩闹,在嬉戏……
    当那熟悉的上课铃声又一次播放,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刚才的喧闹似乎都化作了一句“老师好”,都化作了书页翻动的声音,都化作了笔尖在纸上的吱吱作响,都化作了我们的回忆。
    回望过去,我们曾一路走来,一路欢歌,一路笑语,汗与泪充斥着青春,诗与词渲染着流年。樱花树下的我,对面操场的你,都曾有一段疯狂而甜蜜的回忆。你是否还能记起那些个曾经?还记得初见时青涩的脸庞,娇小的身躯;曾经跑过的操场和楼梯;天还没亮时做过的早操;默过的化学公式和定理;背过的《出师表》和《陋室铭》;上课开小差时传过的纸条;班主任生气的样子和开心的笑;是否记得英语中的语法与物理中的浮力定律;你是否记得我的七秒鱼记忆,是否记得你答应过帮我记下这一切的一切。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不去的过去,留不住的光年。
    那些年,我们都曾爱做梦,幻想无边际。总是梦想自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天使,总以为自己能让这个世界来个翻天覆地。那些轻狂的梦想就像夏夜草丛的纷飞的萤火虫,闪烁着暗淡的光芒。
    那些年,我们也喜欢黑夜把孤独饮醉。趁着月朗星稀的夜晚,悄悄地把满满的心事放飞,当流星在眼前划过的瞬间,许下只有自己知道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
    那些年,我们豪情万丈,我们以为朝阳为我们升,我们以为春花为我们开。热血在心中翻滚着浪花,我们装扮一新,趾高气扬地走过人头攒动的街头,人们会对我们浅浅的笑,淡淡的说,因为你年轻。
    那些年,我们的心随春风蠢蠢欲动,有棵花树正在悄悄地发芽。我们也偷偷地暗恋上了他,喜欢他在心里制作甜蜜的滋味。那些年,幸福的烦恼堆积在我们的心怀,也让我们彻夜未眠。迷茫中把苦涩悄然咽下,一直到现世安好,如果把时光细细珍藏,愿岁月的印痕里留下我们欢笑的足迹;许你一世安然,愿你无恙;写满青春不散的纸笺永不泛黄。我把时光,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浅藏于许愿瓶中,在流年的渡口里,拾起荒芜已久的歌,是否,时光不老,我们不散?是否,时光依旧,我们不变?
    那些年华的风声,温柔细腻,吹了这么多年没有零落,季节换了颜色,可心里的那些年华永远不曾改变。老去的是容颜, 我早已记不清,谁在800米长跑中谁得了第一,谁轻身跃起摘一朵樱花去,谁用镜子反射光线照亮谁的脸,谁在课堂上大声取笑班主任的发言,谁将谁的勺子放在文具盒的最里面,记忆依旧停留在青春飞扬的燃烧岁月中,成了一道永恒的风景。
    浅浅阳光的午后,靠在藤椅上,听着优美的旋律,我翻转着青春的扉页,在回忆里寻觅那里的春暖花开。我们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少年,不再是无忧无虑把歌唱的年龄,把这些唯美的回忆写在文字里,想起便是温暖,放下就是思念。把牵挂寄语明月,重温每一次的重逢与离别,行走在天涯海角,祝福彼此安好,便是盛夏晚晴天。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