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传颂王昭君
———呼和浩特昭君博物馆参观记
发布日期:2018年4月17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张秀夫      
    王昭君墓在呼和浩特火车站南面约十公里处。据传说,墓地附近一年四季碧草葱茏,清风吹拂,在无边无际的内蒙古大草原上,是极为神秘的景色,所以昭君墓自古以来称为“青冢”。骑自行车沿通道北路、通道南路、昭君路一路南下,经过几座清真寺,通过大昭寺门前,一边欣赏着周围高楼大厦顶上一座座蒙古包形状的圆顶,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也就到了。
    以昭君墓为中心,已经建成了昭君博物院。博物院大门,宽大宏伟,汉代建筑风格的阙楼浑厚凝重,给人一种极其稳定的感觉。进入大门,就是一座亭亭玉立的王昭君汉白玉雕像,还有一座董必武《谒昭君墓》诗碑。往远处望去,中轴线上,越过王昭君和匈奴呼韩邪单于并辔前行的高大石雕,昭君墓耸立在云端。我沿石阶一步步攀登上墓顶,瞻仰碑亭里“王昭君之墓”石碑,端详王昭君线雕像,细读墓前排列的历代碑刻。奇女子王昭君的美丽形象清晰地伫立在眼前,她壮美的一生就像电影一样在我头脑中映过。
    昭君和亲,世代传颂。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写下了无计其数的诗文。而对昭君的评价,世代不相同。李白、杜甫这样的诗家伟人和前代诗人一样,大多都在“哀”“怨”两字上做文章。李白诗“燕支长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没胡沙。生乏黄金枉图画,死留青冢使人嗟。” 杜甫诗“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都是一个路子。倒是王安石的“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来了个大翻案,并借以抒自己胸中块垒。然而只有昭君墓一座诗碣进一步说到:“闺阁堪垂世,明妃冠汉宫。一身归朔漠,万里靖兵戎。若以功名论,几与卫霍同。”把王昭君的和亲功绩提到与汉武帝名将卫青、霍去病叱诧风云、横扫千军一样的地位。到此时,才真正给与昭君崇高的评价。现在墓前立着的“懦夫媿(愧)色”那块碑碣也正是表达的这样一种思想。但是还应该看到,和亲以后逐渐显现的应该是软实力,影响深度,有时是要胜过武功的。
    然而把昭君和戎、和番一类说法明确统一为“和亲”、并提高到促进各民族的文化交流,维护民族大团结的高度认识,应该还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事情了。董必武《谒昭君墓》咏道:“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词客各摅(抒)胸臆懑,舞文弄墨总徒劳。”这自然是新时期国家建设、民族团结、文化发展所必须的,当然也拔高了王昭君的思想境界。王昭君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以实际行动而且是积极主动地促进民族大团结的功臣了。但是诗中“词客各摅(抒)胸臆懑,舞文弄墨总徒劳”两句,却表现出了作者身处高位、手握重权所具有的霸道和蛮横。历朝历代的文人对昭君出塞抒发感慨,自在情理之中,任何人都不应该指责。而今这如此众多诗文的意义,都被“总徒劳”几个字给抹杀了。
    汉朝自高祖刘邦开始和亲,终因国力不强,处于被动地位,并未见到多少期盼中的和亲效果。而武帝之后,国力大增,可以主动出击,和亲就能成果理想。在此基础上,王昭君和亲,一举成功,后世称颂,可以说是得力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形势。如果文臣武将,百无一能,上下腐败,合谋私利,却将社稷兴亡寄托在一弱女子和亲上,那就太自私、太可耻、而且可悲了。须知如此和亲,必败无疑。所以欧阳修说的“汉计诚已拙,女色难自夸”,对昭君和亲来说,如此看待当时的胡汉形势、力量对比未必正确,如果说到西汉初期的和亲,应是恰如其分的。唐朝诗人胡曾的诗“明妃远嫁泣西风,玉箸双垂出汉宫。何事将军封万户,却令红粉为和戎。”正是表达的这种思想。然而不管何种形势下的和亲,最终都是通过许多弱女子这一政治代表人物,如汉朝的王昭君、刘细君,又如唐朝的文成公主、衡阳公主,促进了胡汉各族人民的文化交流,加速了各民族的融合,为中华民族的最后形成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不知不觉中,我参观了仿建的昭君故居,参观了匈奴文化博物馆、单于大帐,并在昭君墓下拍到了一张小蜜蜂在菊花上采蜜的照片。这也是我此行的一大收获。我心目中的王昭君正如勤劳的蜜蜂,为民族团结、民族融合精心采蜜,香甜一直流传到今天。
   友情链接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