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发布日期:2018年1月11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罗里宁      
    父亲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善良的人,有一颗仁厚的心。
    他是一个医生,原来在县医院工作,但还在我小的时候,他就被下放到乡下卫生院,丢下母亲和几个孩子。母亲在县医院上班,父亲在乡下,直到临近退休的年龄,才又被调回县医院,与家人团聚。
    父亲出身在南部山区一个瑶族农民家庭。他的出身地,在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那里村民的粮食,是种在石头缝里的玉米碾成粉后熬成的稀粥。饮水是靠天上下的雨,蓄到自家挖的水池里的水,遇到大旱的年份,就连饮水都要成为问题。
    生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却不影响父亲的自幼聪明,勤奋好学,家里还为此专门供他上了几年的私塾。他只有十几岁,就到省城去读医科学校,成为在他那个山村里,到省城念书的第一人。医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在家乡的乡镇卫生院当医生。在成家后不久,他和母亲又双双被调到县城卫生院,之后又调到县医院工作。
    父亲有着大山一样的品质,是个非常耿直的人。然而他和自己的家人,却是聚少离多,我对他工作的了解,更多的还是从他的患者那里听来的。
父亲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不管他被调到哪里,始终都带着一颗医者的仁心,认真对待病患者。听一些乡亲们说,他们看病最喜欢排父亲的号,并且他们还说,父亲是个仁爱之人,他看病,总是尚未开口问诊,就先给人一张笑脸,让人感到很亲切。看到来自山区的,一些有困难的病人在排队看病时,他总是很热情的把他们请到前边来,优先为他们看诊,有时候还要为他们垫付医药费。有被他治愈过的患者,至今仍对他的医德医术记忆犹新,大加赞赏。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刻苦钻研医务技术的人,他房间里有个小书架,摆满各类医学用书,每当遇到什么医疗上的难题,他就会坐到书架前,嘴里吞云吐雾,聚精会神地翻阅资料。这个时候我们总不敢走近他房间,既怕打扰他,又怕被他烟味呛着。
    父亲虽然不能经常在家,但他对孩子们是关爱的。我从小喜欢看些文学类的书籍,但苦于无书可读,能看的书并不多。上中学时,我从语文老师那里借来一本《世界文学名著杂谈》,有天在房间里翻看着介绍巴尔扎克的部分,被父亲瞅见,他在我身后站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出去。没想到过了几天之后,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的,竟然给我带回来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和《幻灭》这两本书,父亲会以这样的方式给人以惊喜,真是让我赞叹不已。
    父亲的聪明,还表现在除了医务的精湛之外,业余时间他还会做木工活,而且手艺还很不错。我们小时候打陀螺,都是父亲为我们精心修制的,他做的陀螺,打起来旋转得飞快。我们家的木制家俱,多是他亲手打造。你看他刨木料,就是一种享受:双手紧握住木刨子,一推一收,还不时地用斧子的背面敲打一下木刨子,调整刨子里的刀片,看那架势,简直就是一个真正的木匠。
    这是我对父亲工作生活的一些点滴的记忆。父亲的身体看起来一直都比较好,但在退休后,才安享了一年多平静的日子,就突然患起病来,而且患的还是绝症,又过了一年多他就去世了。
    父亲的故去,让我感到很悲痛,也感到很伤感。他不但对工作认真负责任,而且他还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因为他待人和气,就常有病人上门来问诊,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把他们当座上客,有时候还要留下他们吃顿饭,陪他们喝上两杯。他很爱自己的孩子们,闲来会给他们讲讲故事,陪他们玩耍,斗蟋蟀,让他们健康成长。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要我说他是个怎样的人,那我可以把他归纳为:是一个老实的人,有一颗仁厚的心,一生没做过亏心的事。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