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万种松花江
发布日期:2019年6月6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蒋蓁      
    孕育哈尔滨城市文化的源泉是什么?是风情万种的松花江。
    风情万种,一个美丽时尚且又有点妩媚味道的词,这是我国著名指挥家,在哈尔滨音乐起步的秋里——那位曾指挥过《白毛女》《上甘岭》《黄河大合唱》等合唱、影视剧音乐的老哈尔滨人对松花江的印象。
    哈尔滨,起源于松花江畔的一个小渔村,满语称之为“阿勒锦”,即“晒网场”。那个小渔村就是孕育哈尔滨这座美丽城市的胚胎,绽放“冰城”“夏都”风光奇葩的苞芽。而哺育城市生长的乳汁,是它深情款款的母亲——松花江。
    美丽的松花江,美得有说不完的万种风情,道不尽的风情万种。
    风情万种的松花江,美在婀娜多姿,飘逸俊秀。如同沉鱼落雁的飞天,头上披着神秘面纱,含蓄羞赧,含情脉脉。神奇幻化的长白山,是她反弹的琵琶。上游的两支支流,是她善舞的长袖。而哈尔滨江段,则是由防洪纪念塔和哈尔滨大剧院两条飘带紧束的腰肢,显出迷人的婀娜与妩媚。下游则像一袭长裙,在风中飘逸,舞动百般风姿,流向远方,摇曳在辽阔的三江平原。
    松花江由第二松花江、嫩江、拉林河汇聚而成。三江之汇,却不激荡。心胸宽广,性情平和。即使洪水陡涨,也看不出怒吼咆哮,洪浪滔天。只是洪峰过后,悄涨悄落,恰如城市的事性格。
    神话色彩的松花江源头,让松花江水具有独有特质。松花江水制作的“老哈啤”,灌溉了十几个国家在哈尔滨侨民的心田,使他们永远铭记这座城市的美好昨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用各种语言,各种习俗,各种文化,各种性情,拼成五彩斑斓的城市文化。他们把哈尔滨这个“第二故乡”建设成自己的故乡。于是,“哈尔滨人”就是一个色彩缤纷的概念,不仅大气、洋气、豪气,还是一个多元构成,秉性各异,复合融合,宽广包容的组合。
    风情万种的松花江,美在建筑洋气,欧陆风情。拜占庭、哥特式、文艺复兴、后现代主义……哈尔滨,是一部欧洲建筑的历史教科书,一座精美完整的欧式建筑博物馆。徜徉在名闻遐迩的中央大街,如同置身于异国他乡,一不留神,会产生漫步多瑙河畔的错觉。在国内就长了见识,这就是久居于此习以为常的哈尔滨人和首次来哈尔滨者对哈尔滨的认知差别。
    风情万种的松花江,美在音乐缥缈,歌声荡漾。当年,许多人知道这座城市,是从歌声中听来的。东北沦陷,一首《松花江上》,“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才知道这里的富饶、美丽可爱,才唤起无数爱国志士弃笔从戎,血洒疆场。而一首《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让《世界在歌声中听到了你》。世人皆知,松花江水滋养了“音乐之城”,于是,松花江流淌的不仅仅是岁月,还有旋律和音符。
    风情万种的松花江,美在“冰城”“夏都”,各有千秋。冬季,银装素裹,“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松花江的冰与众不同,是有生命的,是有价值的。冰,不仅赋予哈尔滨一个名字,还是松花江奉献给“冰雪大世界”可雕可塑的神奇材料。满城随处可见的冰灯冰雕,那是站立的松花江水,尤其嫦娥、维纳斯和各种美的化身,玲珑剔透,美轮美奂。冰肌玉肤——这个词的来源是松花江么?夏季,松花江水又是“哈尔滨之夏”永远歌唱不完的主题。人们在浪里飞舟,在水中嬉戏,在舟上谈情,在水边留影。松花江是永不停息的录像带,刻录着哈尔滨的历史,哈尔滨人的爱情和欢乐。
    风情万种的松花江,美在清纯甘冽,柔中有刚。松花江水具有天然的钙质,滋养了李兆麟、杨靖宇、赵一曼、赵尚志等一大批极具骨血的中华民族英雄儿女,让我们领略了松花江温柔中含有的不屈不挠的英雄养分。家园失所自松花江始,抗战斗争也自松花江始。李兆麟将军牺牲地就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水道街(兆麟街);赵尚志将军抗敌在珠河(尚志)一带,哈尔滨的尚志市和尚志大街就是以将军的名字命名的;杨靖宇将军在日本占领东北初期,曾担任过哈尔滨市傅家甸(道外)区委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领导哈尔滨人民的抗日斗争;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在哈尔滨组织工人抗日斗争,牺牲在哈尔滨。
    十四年抗战,松花江流域英雄们的艰苦卓绝值得大书特书,是中华民族光辉史册的辉煌篇章。
    松花江,美丽的江,怎样赞美你呢?万种风情,风情万种……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