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为家
发布日期:2019年6月4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全陈蓉      
    破败的房屋、肮脏的街道,一群茫然、嬉戏玩耍的孩子……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开头呈现的混乱场面,成为整部影片的灰色基调。
    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可是影片中的赞恩,虽然与父母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却得不到他们一丝丝的怜爱。12岁的孩子,应该还是撒娇的年纪,可是赞恩要承受太多的生活重压,干着与年龄不相称的苦力活,还要挨父母的骂,连最起码的尊重也得不到。尤其是他最疼爱的妹妹被迫卖掉,让他痛恨、绝望,决定离开那个没有爱、没有温暖的家。
    可是没有父母的庇护,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一个孩子要抗争、要生存谈何容易?幸好他遇到没有身份的埃塞俄比亚移民哈瑞,帮她照顾孩子,总算有个安生之处。虽然是在同样窘迫的生活环境,但哈瑞对他的信任和关怀,让赞恩暂时得到心灵的安慰和依靠,一切似乎柳暗花明起来。可生活总难以逃脱命运的戏弄,更残忍的现实等待着赞恩,让他重新迷失了生活的方向。
    哈瑞因为没有合法身份而被捕,扔下了一个刚蹒跚走路的孩子。一个孩子要带着另一个孩子,在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困境下,怎样才能生活下去?赞恩陷入更加沉重的生活压力,走投无路之下,他只能放弃哈瑞的孩子,想独自到异国他乡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可长期被忽视的他连证明身份的材料也没有,绝望之中,他又得知妹妹因怀孕失血过多而失去了生命,他为此愤怒甚至失控,想用刀子了结那个让妹妹强迫被嫁的男人,结果让自己被捕入狱。
    在没有关怀、没有爱的家庭里成长的孩子,过早的成熟让赞恩对社会、家庭有着更多的体悟和思考,他把父母告上法庭。频繁生育而无力改变生存状态孩子的父母,不能只给孩子生命,却忽视对他们的呵护和关爱,让生命失去存在的真正意义和价值。
相对于赞恩的痛心和绝望,他的父母同样有着无法述说的痛楚,想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可是社会是那样残酷,只能祈求真主的恩赐,在愚昧无知中苟且偷生着。他们把孩子作为工具,不懂得珍惜,任凭孩子们自生自灭与生活对抗。
    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致辞中说:“我是在一间泥墙茅屋里长大的。虽然是茅屋,却堆满了书。”“在津巴布韦,一个村庄,村民们三天没有吃的了,可他们却谈论图书,谈论如何得到图书和教育问题。”而赞恩的父母只把孩子作为一种获取物资的渠道,不懂得让他们通过学习来改变命运。而窘迫的生活条件更剥夺了他们受教育的权利,只能让他们沿袭着世世代代同样悲惨的命运。
    在当今世界叙利亚难民危机严峻的背景下,《何以为家》把镜头对准了这些游离失所的民众,呈现了苦难和悲惨的社会现状。像赞恩和哈瑞这样的难民,苦苦挣扎想寻找幸福的彼岸,可怎能找到安生之处?对他们来说,世界只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他们根本无处可逃,可依然残存着一丝希望,也许这就是这部影片暗合着的一点微的亮光。
    《何以为家》由人物原型本色表演,真实地再现了一个纷乱的社会,从而触动了观众内心的悲悯和哀伤,由此更加珍惜当下和平、安宁的生活。
    《何以为家》被提名为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同名的主演赞恩因这部影片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与生活抗争的难民们,其路又在何方?更多的赞恩们无奈地重复着贫穷的生活,艰难地前行着。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