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檀木梳子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23日  来源:鹤岗矿工报 作者: 郭欣芝      
    我的老家是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我的爸爸生于斯,长于斯。在那个能吃饱饭是件奢侈事的饥荒年代里,为了活下去,二十出头的爸爸放弃了在学校教书的工作,随着闯关东的大潮来到了东北,在东北成家立业后,又辗转迁移最后落脚于煤城鹤岗。出生于东北的我,对山东老家这一地名仅仅是存在于填写个人简历的表格上。
    小时候的记忆中爸爸很少回山东老家,尽管老家里有爷爷、奶奶和五叔、六叔、七叔。只是在每年快要过年的时候,爸爸总会一次又一次地往邮局跑,妈妈说,爸爸是在给老家的爷爷、奶奶寄钱。爸爸把辛苦攒下的一年的钱的一半拿出来寄给老家去,我常常问爸爸那些寄给爷爷、奶奶的钱为什么不一次都寄回去呢?干嘛要跑好几次,况且邮局离家有十几里地的距离。在天寒地冻里要走一个多小时。爸爸说,多寄几次,村里的广播喇叭里就会多响几次喊爷爷、奶奶来取汇款单的声音。那声音会响彻整个村子,这是爷爷、奶奶最幸福的时刻。我那时还不理解这行为,心里总是讥笑着这行为的虚荣。直到我因为上学离家住校时,每听到门卫传达室的老爷爷喊我去取邮单时,心中总是涌起无限的幸福与温暖。那是一种远方有亲人惦念的自豪,那时我便理解了爸爸的良苦用心。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回家的车票远不及汇款单让人幸福。
    爷爷奶奶一生养育了八个儿子,爸爸是家里的老大,自然要为家里的事操心的多些。在鹤岗站稳脚后,爸爸又把山东的三叔、七叔接来,帮他们成家立业。后来,爸爸因工作原因回了山东老家,爷爷在一次意外身亡后,爸爸便把奶奶带在了身边住在工厂的宿舍里,爸爸是奶奶的骄傲,奶奶觉得她的八个儿子中,她的大儿子是最有出息的一个。然后这种骄傲没多久,奶奶得了脑血栓瘫痪在床了,不但不能自理,连人也不认得了,虽然不认得人了,但是,奶奶对于那把檀木梳子却是认得的,那把梳子是爸爸在梁山出差时,爸爸花了一百多元钱买的。那弧形的梳子棕色中透着幽幽的绿,梳子柄上雕刻着龙凤呈祥的图案,散发着檀木独有的香气。爸爸说,每天用梳子梳理头发会使人神清气爽。奶奶逢人便拿出来让大家闻闻,每当这时,奶奶那满是皱纹的脸写满了幸福与骄傲。瘫痪在床的奶奶再也不能拿着那把她得意的梳子梳头了,为了全心全意照顾奶奶,爸爸辞去了工作,把奶奶从山东老家接回了鹤岗。从此,照顾奶奶成了爸爸、妈妈最重要的工作。我常常看到妈妈用那把梳子给奶奶梳理头发,把梳子挨近奶奶的鼻子让奶奶闻,和奶奶聊天。奶奶一看到那把梳子便会露出笑容。一生养育了八个儿子的奶奶,在爸爸妈妈的精心照料下,瘫痪在床七年,直到86岁生日过完后一觉睡去不再醒来。
    在奶奶去世后的一段日子里,我总是看到爸爸拿着那把檀木梳子发呆,已经六十多岁的爸爸在失去了爷爷奶奶后,成了孤儿!我不禁这样想。有一天,吃过晚饭后,爸爸把正打算回家的我喊住,从抽屉里拿出那把越发清亮的檀木梳子,对我说:“闺女,这把梳子送给你吧!”我看到爸爸眼里莹莹的泪光。我终是明白,在这尘世间,所谓的父母子女一场,不过是短短的几十年的缘份,离开是无奈的思念,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守候是无声的承诺!且行且珍惜!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黑ICP备:13001181号